法律救援04-2375-6755  
  • HOME>
  • 婚姻診療室

 

婚姻關係,是親屬關係中最重要的一環,沒有婚姻就沒有其他親屬關係。從訂婚,到結婚,到離婚,甚至離婚以後,都可能產生諸多的法律問題。由於離婚是男女婚姻關係的結束,也代表了法律關係起了變動,法律對離婚及與離婚有關之諸多問題皆設有規定,從離婚的要件和方式,離婚後子女的監護及探視、剩餘財產分配、贍養費等等問題,如何有效地解決,已成為離婚率節節攀升之現代社會不得不面對之問題。

相關問題討論:

倉促簽下不利的離婚協議怎麼辦?

2019.10.02


夫妻離婚時,有三件事情需要處理:(1)婚姻關係、(2)小孩監護權及扶養費的約定(3)婚後剩餘財產。但往往有一方為了急著離婚,取得另一方的簽字而倉促妥協,認為先離婚要緊,其他以後再說,而簽下不利的協議,今天先談關於扶養費的不利條款會發生什麼問題,又該如何處理。

最常見的不利條款,例如:甲夫乙妻約定同意由乙妻單獨行使未成年子女親權,未任親權人之甲夫不負擔未成年子女扶養費,乙妻亦不向甲夫請求扶養費。或是甲夫同意支付乙妻高額扶養費,嗣後無力負擔,遭到對方向法院訴請給付。

第一個問題,法院見解是這樣的:「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有保護及教養之權利義務。又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扶養義務,不因離婚而受影響。民法第1084條第2項、第1116條之2定有明文。是父母離婚後,自應各依其經濟能力及身分,與未成年子女之需要,共同對未成年子女負扶養義務,不因父、母之一方之經濟能力足以使受扶養人獲得完全滿足之扶養,而解免他方之義務;即令父母約定由一方負扶養義務時,亦僅為父母內部間分擔之約定,該約定並不因此免除他方扶養未成年子女之外部義務,未成年子女仍得請求未任權利義務行使或負擔之一方扶養。」簡而言之,父母雙方簽的協議只拘束父母雙方,不拘束未成年子女,也不因此解除父母的義務,因此日後仍得以未成年子女之名義再向他方請求扶養費。

至於第二個約定高額扶養費的部分,民法第1121條規定:「扶養之程度及方法,當事人得因情事之變更,請求變更之。」第227條之2規定:「契約成立後,情事變更,非當時所得預料,而依其原有效果顯失公平者,當事人得聲請法院增、減其給變更其他原有之效果。」,不論是法院裁定的扶養方案,或是當事人自行約定之扶養協議,如果嗣後確有情事變更情形之發生,就可以向法院聲請變更扶養方法,意即減輕扶養費之金額例如每月收入二萬元,欲要負擔三萬元的扶養費,即可據此向法院聲請之,但必須提出情事變更、收入證明、支出明細等資料以說服法官,且如果仍能勉強負擔,法院未必會准予變更

面臨此類案件,建議事前向律師諮詢,成功機會較大。 

 

離婚、家暴與調解

2019.09.25


一、前言:

        離婚原則上採當事人進行主義,換言之,原則上有關事實證據之蒐集,應由當事人為之,法院不依職權調查,但若有涉及家庭暴力或可能危害未成年子女利益之虞等例外情形得依職權調查證據。至於若有夫對妻為家庭暴力行為,妻向法院聲請核發保護令並訴請離婚,但並未主張有「不堪同居虐待」之離婚事由,此時法院可否依調查保護令所得之毆打事實,判決離婚?台灣高等法院認為法官應行使闡明權,問妻是否追加民法第1052條第1項第3款不堪同居虐待,訴請離婚,若妻未追加,法院不得逕依該款規定判決離婚。

二、離婚開庭前應先調解,有家庭暴力原則上不得進行調解:

(一)離婚調解本人必須到場否則無法進行

        家事事件法第30條第1項規定,離婚之調解,須經「當事人本人表明合意」使得成立。所以,當事人不得因委任律師,而不到場調解。此因離婚屬重大身分行為,所以應由當事人本人就調解內容,向法院表明合意使得成立。法院實務調解未必由法官本人進行,惟若雙方雙方達成調解後,必須由法官親自向當事人詢問其本意是否如同調解筆錄所記載,經本人表明合意才算成立調解。

倘若當事人本人不願面對對方調解,作法上可由委任律師出面代理調解,待調解成立法官欲訊問本人是否合意時始到現場亦無不可。開庭審理,當事人本人可不到場,但法院得命本人到場。

(二)有家庭暴力原則上不得和解或調解,但有下列情形之一,不在此限:

1.行和解或調解之人曾受家庭暴力防治之訓練並以確保被害人安全之方式進行和解或調解。

2.准許被害人選定輔助人參與和解或調解。

3.其他行和解或調解之人認為能使被害人免受加害人脅迫之程序。

(三)目前實務離婚事件,雖有家暴仍會安排調解。

三、未成年子女滿7歲,關於其身分及人身自由,有程序能力:

「程序能力」是指當事人得有效自為或自受訴訟或非訟程序行為之資格。原則上必須滿20歲有完全行為能力的人才會有程序能力。換句話說,才能自己開庭和為訴訟上的行為。所以,7歲以上未成年人無訴訟能力,依家事法第14條第1項的規定,原則上不具有程序能力。但在例外情形,滿7歲以上未成年人因為通常具有一定程度的意思能力,可以辨識到利害得失,為充分保障其程序主體權及聽審請求權,家事法第14條第2項規定,除法律別有規定外,就其為當事人,且關於其身分及人身自由之家事事件,有程序能力,所以法院就未成年人相關事項,會單獨寄通知開庭。

先生家暴太太外遇法院仍判准離婚

2019.08.05


案例事實:

夫妻長期感情不睦,先生因懷疑太太出軌,經常將太太毆打致體無完膚且加以凌虐,而後太太竟也發生違反夫妻忠誠義務之情事,太太後來不堪家暴聲請保護令後,先生猶對其施暴,太太因此向法院訴請裁判離婚。原、被告雙方就婚姻破綻的發生均有責任,太太得否依民法第1052條第2項請求裁判離婚?

律師解說:

所謂民法第1052條第二項所稱『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是緣於七十四年修正民法親屬編時,為應實際需要,參酌各國立法例,導入破綻主義思想所增設。關於『難以維持婚姻之重大事由』,判斷標準為婚姻是否已生破綻而無回復之希望。而婚姻是否已生破綻無回復之希望,則應依客觀之標準,即難以維持婚姻之事實,是否已達於倘處於同一境況,任何人均將喪失維持婚姻意欲之程度而定。如婚姻有難以維持之重大事由,於夫妻雙方就該事由均須負責時,應比較衡量雙方之有責程度,僅責任較輕之一方得向責任較重之他方請求離婚,如雙方之有責程度相同,則雙方均得請求離婚始符公平之立法意旨。

法院在審理是否符合離婚法定事由時,會根據經驗法則、論理法則或證據法則取捨證據、認定事實,經太太提出相關證據佐證兩造之夫妻感情長期不睦,且先生將其毆打至體無完膚,更無視保護令存在仍對太太施暴、非法跟蹤,雖然太太也有違反夫妻忠誠義務之情事,已足認兩造婚姻已生破綻而難以維持,且就婚姻破綻之發生均屬有責且程度相同,仍得判准依民法第1052條第2項裁判離婚。

此外,因為先生對太太長期施暴,太太並得依民法第1052條第1項第3款、民法第1052條第2項請求法院擇一判決准許兩造離婚。再就先生有家暴行為的部分,如果涉及未成年子女親權問題,家庭暴力防治法第43條明訂:「法院依法為未成年子女酌定或改定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之人時,對已發生家庭暴力者,推定由加害人行使或負擔權利義務不利於該子女

父母與未成年子女法律關係內涵及法院判斷標準

2019.07.01


在訴請離婚同時爭取未成年子女親權的案件當中,最令人擔憂的是未成年子女在日後成長過程的價值觀,訴請離婚時,夫妻雙方往往會互揭瘡疤、鬧得不可開交,更會在未成年子女面前指責對方不是,不僅造成子女遭遇忠誠難題,也會因為父母為爭取親權一味討好的錯愛,這並非樂見的結果,這樣的父母也不是以子女最佳利益為出發。在案件的過程中,雙方勢必會發生歧異與衝突,但是孩子無疑是最無辜的,父母雙方固然都愛著孩子,能否在衝突的過程中反思並做出改變,設身處地為子女的處境著想,互相退讓尋求解決之道,讓子女能在和諧及正面價值觀的身教中成長,著實需要成熟的離異父母共同合作。

 

「親權」又稱「監護權」,是指父母對未成年子女的權利義務關係,行使親權的前提是以未成年子女的最佳利益為優先考量。親權內涵中有關未成年子女的住居所、教育、醫療、財產事項,為核心事項,在司法實務中若法院判決由「父母雙方共同監護、由一方擔任主要照顧者」的情形,法院也會就核心事項酌定由主要照顧者行使,以保障未成年子女權益。

 

親權的具體內容如下:

已分居未離婚,對小孩的監護權可請求法院酌定

2019.06.14


案例事實:

    A男B女,育有一子C,B女因受不了長期被婆婆虐待,於是就自己一人搬回娘家同住,事後對A男表示希望將C帶回娘家同住,A不同意,B女法律上可主張何種權利?

 

法律解析:

    民法第1089條之1規定:「父母不能繼續共同生活達六個月以上時,關於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準用第1055條之1第1055條之2之規定。但父母有不能同居之正當理由或法律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夫妻離婚有關未成年子女監護之行使設有規定,但有些情況下,夫妻已達一定期間不同住時,為維護未成年子女之最佳利益,法律對此規定,若父母有不能繼續共同生活達六個月以上之客觀事實,並參酌離婚效果之相關規定,增訂關於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準用離婚效果之相關規定。但是若父母不能有同居之正當理由,例如,A男被派外公司其他國家任職,無法與B女同居,或是法律另有規定,例如父母已由法院依家庭暴力法之規定命遷出住居所而未能同居,這些例外情況不能請求。

    本案例B女因受不了長期被婆婆虐待,搬離住所回娘家居住,若時期已經逾六個月,而A、B對未成年子女C之監護權由何人行使若未能有共識此時,B女可依民法第1089條之1向法院聲請酌定未成年子女C之監護權,扶養費及會面交往(探視權)等。

談「請求交付子女」之權利

2019.06.14


案例事實:

    A男B女原為夫妻,因個性不合協議離婚,二人育有一子C,就讀國小三年級。協議離婚時,約定由A男擔任C監護人A、C與A之父母同住。三年後A男去世,B女向與C同住之祖父母請求交付C於自己,惟遭拒絕,B女應如何行使法律上的權利?

法律解析:

    一、「子女交付請求權」為親權內容之一,現行我國民法並無「親權」之用語,但通說認為民法第1084條~1090條就是親權的內容。親權是親子關係最重要的內容,也就是父母對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是權利也是義務,可分為身上照護和財產照護兩種。民法第1084條第二項規定,「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有保護及教養之權利義務。」,指的就是「親權」。「保護」指的是維護未成年子女心理、身體的健康,「教養」則是指教導,養育未成年子女,使其身體、心理得以健全成長。所以,父母介入監督未成年子女的交友、宗教選擇、參與社團或是觀看影片等,判別是否影響其人格健全發展,就是親權的行使,是權利也是義務,所以親權不得拋棄。「子女交付請求權」乃親權中關於身上照護之具體表現。其情形可能發生在未離婚但是已經分居之父母相父間,離婚父母相內間或父母與第三人間(如本案例所舉)。交付子女請求,可以直接向對方用意思表示的方式請求,也可以用起訴的方式為之。取得法院判決得交付子女之執行名義後,若對方仍不願配合,則可適過強制執行的方式執行目前有關此種強制執行都是依強制執行第128條規定進行,分述如下:

    1.間接強制:定債務人履行期間,及逾期不履行應賠償損害之數額,向債務人宣示,得拘提管收之或處新台幣3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之過怠金。

    2.直接強制方法:將子女取交債權人。

應本於尊重子女人格的立場,如間接強制方法就可以達到強制執行之目的時,就應該盡量避免採取直接強制執行方法,只有在間接強制執行方法無法達到目的時,才可用直接強制執行方法。

    二、本案例,B女可以直接向C之祖父母請求將C交付於自己監護,對方若拒絕則可起訴請求或直接請求亦可,理由為夫妻之一方對於未成年子女之監護權不因離婚而喪失,因A、B離婚約定監護權由A行使,僅B之監護權一時停止而已,倘任監護之A死亡,對於未成年子女C保護教養之權利義務當然由B任之。待取得執行名義後,再向法院強制執行處聲請強制執行。

談離婚之「精神賠償」與「贍養費」

2019.06.05


法律觀念解析:

    離婚是否可請求「精神賠償(或稱慰撫金)」或「贍養費」是一般面臨離婚之人常會詢問律師的問題,尤其是想主動提出離婚的一方。究竟何種情形下,訴請離婚時可請求「精神賠償」和「贍養費」,又二者有何不同?可以請求的金額又多少?對這個問題,先講個結論,那就是二者都是在法院「判決離婚」時才會有所謂的「精神賠償」和「贍養費」,協議離婚或調解成立離婚時都不會有這個問題。前者,規定在民法第1056條,指的是夫妻一方,因判決離婚,受損害者,若無過失,雖然不是財產之損害,受害人也可以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這裏的「相當金額」就是「精神賠償」。例如,A男B女為夫妻,A通姦被法院判決有罪,B訴請離婚並請求精神賠償(慰撫金)30萬元。這個例子中有二點要說明,首先B本身必須對造成離婚之事由是沒有過失的,例如,A通姦但B之前曾和異性搞曖昧或曾辱罵A等,此時B女也有過失,B不可向A請求

精神賠償(慰撫金)其次。損害金額多少之認定,法院必須依照雙方的身分、年齡及生活水平和財力狀況等作綜合判斷後認定。但白話說就是法院依自由心證認為認定。實務上,被害人起訴請求精神賠償會盡量提高金額,但和法院判決金額往往有相當大的落差,但法院判決仍須指出具體理由,若只是抽象的說審酌兩造及死者之社會地位及經濟狀況,而沒有「具體」指出為何這樣判理由,則判決仍有被上級法院廢棄的可能,而起訴金額150萬以上者,可上訴到最高法院,可一併注意。

    至於「贍養費」是指夫妻無過失之一方,因判決離婚而陷於生活困難者,他方縱無過失,亦應給與相當之贍養費。例如:A男B女為夫妻,B結婚後為專職家庭主婦,A為公務員,家中所有開銷支出全仰賴A男。稍後,B得到精神方面的疾病,經醫院判定難以醫治,A訴請離婚成功。此時B若因判決離婚而陷於生活困難者,B可向A請求給付贍養費,其金額多寡,法院需依生活困難者之生活上需要及負擔之經濟能力程序而為綜合判斷,「贍養費」案件比起「精神賠償」更為嚴格,司法實務上比較少見。另外,前面例子,若A有相當之婚後財產,則B請求分配夫妻剩餘財產會更有利。

談聲請法院認可「收養子女」之重點

2019.05.09


一、收養子女聲請法院認可前,須先具備實質要件,例如原則上夫妻應共同收養子女;收養者原則上須長於被收養者20歲以上;子女被收養原則上應得父母雙方同意......等等,此部分不在此文討論,重點放在「法院認可」。首先,必須先具備書面,也就是「收養契約」之書面,再向法院提出聲請。

二、法院認可(認可是指提出聲請,經法院審查後准許收養所作成之裁定):

(一)認可標準:

1.未成年收養之審酌事項:

未成年為未成年人被收養之認可時,應依養子女最佳利益為之。而法院必須參考社工人員之訪視報告及審酌一切情狀。

2.成年人收養審酌事項:

重點在防止被收養者,對其本生父母有棄養或有其他不利情事,防止被收養者藉收養達到免除扶養義務之不法目的。所以民法第1079-2條規定,被收養者為成年人而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應不予收養之認可:(1)意圖以收養免除法定義務。(2)依其情形,足認收養於其本生父母不利(3)有其他重大事由,足認違反收養目的。

(二)認可程序:

1.聲請人:以收養人及被收養人為聲請人。(家事事件法第115條)。

父母對於未滿18歲兒童及少年出養之意見不一致,或一方所在不明時,父母之一仍可向法院聲請認可。前項情形,法院認為收養符合兒童及少年之最佳利益時,應予認可。(家事事件審理細則第115)。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8條第1項亦有相同規定。

2.選任程序監理人:被收養人為未成年人,法院裁定前,「得」為其選任程序監理人。

3.訪視報告及相關資料或證據:法院認定兒童及少年之收養前,得命兒少福利機構或專業人員進行訪視,提出調查報告及建議。而且,進行訪視者應評估出養之必要性,並給予必要之協助;其無出養之必要者,應建議法院不為收養之認可。

4.先行共同生活:依兒少保障法第17條第2項第2款規定,法院認可兒童及少年收養前,得「命收養人與兒童及少年先行共同生活一段期間;共同生活期間,對於兒童及少年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由收養人為之。」而家事事件法第116條亦有相同規定。

5.未成年人及其法定代理人陳述意見:法院認定收養前,應使其有陳述意見之機會。

6.收出養媒合服務者之評估報告:家事事件審理細則第113條規定:「父母或監護人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利保障法第16條規定出養者,於聲請收養認可時,除有該條第1項但書情形外,應附具收出養媒合服務者之評估報告。」收出養媒合服務者之評估報告依上述規定,目前是各法院必須要求聲請人提出的,而評估報告費時耗金錢,反而居於收養認可是否會被法院准許的重要關鍵。

新光金公主被訴離婚案 二審翻盤判離

2019.01.15


華南金控林男與新光金控吳女相戀多年結婚,但婚後兩年就鬧離婚,102年林發現吳與其他男子的合照,懷疑妻子外遇,且因生活細故,在吳車上裝GPS定位器,林訴請離婚,後來反遭吳控妨害秘密。林在離婚案中主張,吳拒絕撤回妨害秘密的刑事告訴,是擴大婚姻失和之因,且裝設GPS是因為懷疑吳的司機吸毒,為了保護她的安全才裝設,兩人已分居5年多,婚姻已出現巨大破綻,難以繼續維持,因此要求離婚。

二審法院認為,吳女與男子的合照,以及吳女坦承對該男有好感,雖無法認定為外遇,但的確逾越一般男女交往的範圍,足以讓林男產生懷疑。在裝設GPS的部分,林男雖有理由,但未顧及吳女感受,又吳對林提起的刑事告訴,雖經檢方提起公訴,一審判決無罪,但吳還是請檢方提起二審上訴,可見吳對林已無夫妻情份。而兩人在一審判決後,曾進行協商,林雖表示願意協商,卻又提出私下的錄音,意圖對吳女做出不利指控,導致吳女心生不滿。後續在法庭上,雙方關係更加惡劣,法院審酌兩方對婚姻破裂的有責程度,應是兩方都要負起相當責任。一審未准離婚。二審翻轉准離,全案仍可上訴。

<引自上報>

法律評析

一審判決林男訴請離婚判訴,法院理由及律師分析本件關鍵,請見:新光金公主離婚勝訴

到了二審居然大逆轉翻盤,判決雙方離婚,為什麼會有這樣兩極的判決結果?家事案件的法官自由心證範圍最大,而且案件是浮動的,到二審官司進行的中間又拖了一大段,雙方越吵越兇,更加凸顯婚姻無回復之希望,雙方過失比例大小都是法官説了算,不會像財產事件的與有過失,需要寫出具體過失比例,何況雙方過失程度相同也可以判決離婚,單憑這一點每件都要判也不難。(判決離婚事由請見:天秤座法律網解說

 一審訴訟過程中,吳女採取溫柔反駁策略,表明仍有維持婚姻意願,但婚姻狀況是持續浮動的,且雙方在後續調解及刑事妨害秘密的官司,卻越演越烈,吳女實際上並未採取任何積極婚姻的作為,反而加深裂痕,顯然無維持婚姻的意願,對婚姻破綻的責任大幅提升,導致二審法官做出與一審相反的判決。

 而所謂「難以維持婚姻」的判斷標準是以倘若處於同一境況,任何人都將喪失維持婚姻意欲之程度而定。經常會聽到有民眾詢問,丈夫在家遊手好閒、不務正業,但是還是很愛小孩,這樣可不可以訴請離婚?姑且不論是否與事實相符,假設,今天角色互換,如果夫以妻婚後不積極找工作,收入少不分擔家中經濟支出,但妻對未成年子女的照顧未曾缺席,此等情況仍構成民法第1052條第2項之重大事由嗎?因此,所謂難以維持婚姻,不能單純以其個人主觀上已喪失維持婚姻之意欲為判斷標準,尚須依照客觀情形判斷,是否已達於倘處於同一境況,「任何人均」將喪失維持婚姻意欲之程度為斷。

離婚父母約定子女扶養費,事後仍有機會變更

2017.03.21


夫妻離婚時,往往有一方為了取得另一方的簽字而妥協,心態上認為先離婚要緊,其他以後再說,例如簽下每月三萬元子女扶養費的協議書,嗣後無力負擔,遭到怨偶向法院訴請給付,該怎麼辦呢?

可向法院聲請變更扶養費

民法第1121條規定:「扶養之程度及方法,當事人得因情事之變更,請求變更之。」第227條之2規定:「契約成立後,情事變更,非當時所得預料,而依其原有效果顯失公平者,當事人得聲請法院增、減其給變更其他原有之效果。」不論是法院裁定的扶養方案,或是當事人自行約定之扶養協議,如果嗣後確有情事變更情形之發生,就可以向法院聲請變更扶養方法,意即減輕扶養費之金額,例如每月收入二萬元,欲要負擔三萬元的扶養費,即可據此向法院聲請之,但必須提出情事變更、收入證明、支出明細等資料以說服法官。

如果仍能勉強負擔,法院會必會准予變更

扶養費給付的案件,我們法律關心的是未成年子女的利益,而不怎麼重視父母的權益,就算父母吃不飽,但子女吃好穿好就夠了,這也是實務長期運動下來有點畸型的地方,縱然法條規定當事人得依情事變更原則請求變更扶養費,但如果不是確實無力負擔,法官會認為當事人於約定時,自應斟酌往後的支付能力,不能嗣後反過來向法院要求變更,而且扶養費數額減少,形式上對小孩無益,所以未必會准許,所以遭遇是類案件,建議事前詢求律師諮詢再向法院聲請,成功機會較大。